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學術研究 > 觀點摘編

社保有必要實行費改稅嗎?

2019年08月16日 來源: 中國經營網

  近日,中國健康養老集團董事長朱躍在《學習時報》刊文,建議“健全現代化養老機制,建立基礎養老金費改稅制度”,他提出借鑒國際上通行做法,結合我國目前養老保障、養老金的現狀,開征社會保障稅,并在此稅目下設養老稅,對納入社會統籌基金的企業繳納的基本養老保險費改征為社會保障稅(養老稅)

  確如朱躍所言,目前國際上不少國家實行社會保障稅,而不是社會保險費。如在美國,社保稅也叫“薪工稅”,早期以稅收籌集老年人的退休金,該稅收由雇員和雇主各繳納一半,實行比例課稅,超過一定限額后的部分不再納稅。后來逐漸擴展成老年、遺屬、傷殘和醫療保險的資金來源。自營人員也可以參加。英國叫做國民保險稅或社會保險稅。雇主和雇員各負擔一半,實行比例稅制,但對不同額度的工資實行不同的稅率。自營人員也可以參加,實行定額稅。其他如德國、日本、法國也實行社保稅。這些國家社保稅稅率一般不高,都不超過10%。瑞典屬于典型的福利國家,社會保障稅是社會福利的重要來源,社保稅的稅率很高。雇主繳納的工薪稅稅率最高可達支付給雇員工資的30%,而雇員則按3.95%利率繳納,且每年不超過1.0576萬瑞典克朗。在澳大利亞,工薪稅的納稅人是雇主,稅率由各州自行決定。 

  到底應該征收社會保險稅還是社會保險費,近些年人們一直在爭論。有些人從稅收與費用的本質區別著眼,進行論證,來支持自己的主張。稅收是一種沒有對價的強制而無償的征收,而費用則是有對價的有償的費用。因此,支持社會保險費的人們指出,這項收費實際上是專款專用,未來還要償還個人,因而應該是一種有償的收費,而不應該是無償的稅收。而支持社保稅的人則認為,社會保險的收入,有強烈的再分配性質,對于個人來說,他自己以及用人單位繳納的保險金將來并非全部如數返還個人,實際上被強烈地再分配了,它不是完全有償的;再說社保也是強制參加的,費用也是強制征收的,所以它符合無償和強制這兩個稅收特點,實際上是一種稅收,應該實行社保稅而不是社保費。 

  這樣的爭論各有道理,因為無論叫做社保稅還是社保費,它確實具有一些特殊性,既不像典型的稅,也不像典型的費,是一種介于稅收和費用之間的過渡品種。它很像是一種費用,會根據供款人的實際出資,多繳多得,長繳多得,與個人和用人單位繳納的總量掛鉤,不能完全認為是無償的,尤其中國社保的個人賬戶部分,未來退休時可以領取,本人去世后還可以由遺屬繼承。這些特點都是費的特點而不是稅的特點。但是,社保是一種強制性的保險,不是自愿性的保險,而且,無論中國還是其他國家,統籌部分顯然與個人未來的領取額度并不嚴格掛鉤對等,具有強烈的再分配性質,雖然從國家的大盤子來說,這些資金是專款專用,不能用于其他非社保的項目,但是,在社保內部,這些資金完全是再分配性質的。一個參保人如果不幸早逝,他的雇主繳納的費用就與他毫無關系了。所以,它又很像是一種稅收。 

  我國是否像國際通行那樣實行社會保險稅,已經爭論了好長時間。我國城鎮職工社保實行統賬結合制度,單位繳納的進入社會統籌賬戶而個人繳納的進入個人賬戶,這種制度也是現收現付與個人積累相結合的制度。因此,社保費改稅必然涉及對個人繳納部分和用人單位繳納部分如何處理的問題。由此有的人提出將個人繳納部分實行費改稅,有人提出將統籌部分費改稅,當然,也有人提出將個人和單位繳納的一律實行費改稅。這次朱躍的建議,是將單位繳納的統籌部分實行費改稅,個人賬戶部分仍然不變。 

  從中國社保的實際情況看,朱躍的建議比較符合中國的實際。我國的統賬結合的養老保險制度下,用人單位繳納的統籌部分用于再分配,現收現付,這部分本來和稅收非常接近,將它改為稅收,不存在太大的理論上的障礙。而個人賬戶要調動個人繳費積極性,就不宜搞再分配,而應該根據個人繳納和積累的多少,由個人最終使用,這就不宜實行費改稅,應該繼續保留費的特點。 

  那么,對用人單位負擔的統籌部分實行費改稅,有什么必要?有什么難點? 

  社保費改為社保稅,其強制性必然會大為增強。雖然社保費本身是強制性的,但是作為一項費用,其征收的強制力度顯然不能與稅收相比。逃費可能違法,但不構成犯罪,而逃稅就可能面臨刑事犯罪的指控和處理。顯然,實行費改稅,強制性可能會帶來參保覆蓋面的擴大和收入的增加。另外,雖然社保稅專款專用,但既然是一種稅收,未來如出現支付缺口,國家財政就必然要最終兜底,國家的支付責任應更加強化。而費改稅,全國統籌管理,則為建立全國統一的,覆蓋城鄉的基本養老制度提供某種契機。 

  改革的難點在于,既然是一項稅收,那么,目前這種碎片化的管理方式肯定是不行的,只有全國統籌才能全國一盤棋地征收社保稅。另外,社保稅可能增加企業經營壓力,必然受到反彈。目前我國單位負擔的養老保險費的費率已經從20%下調到16%,但與國際上大多數國家相比,這個費率仍然是相當高的。如果實行費改稅,隨著征管力度的加強和征管技術的提高,征收率將會大為提高,逃稅將會更為困難。今年年初,本來按照規劃,社保費由稅務部門征收,一些地方的稅務部門決定按照名義費率重新核定用人單位的社保繳費額度,并追繳企業的社保欠費,這些打算引起極大恐慌,最后不得不擱置。實行費改稅,如果不繼續下調企業的稅率,那么,在嚴監管之下,很多企業可能仍然是不堪重負的。 

  在目前情況下,是否有必要進行這樣的改革,可以進行討論,廣泛聽取相關方面的意見建議。如確有必要,則可以按照稅收法定的原則,啟動立法程序,以法律形式確立它。 

友情提示:一周新文|稅收公益服務|學術資料中心|學會記事|舊版回顧

版權所有:中國稅務學會 國新網 1012012003 京ICP證040820號 技術支持:北京中稅和科技發展有限責任公司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棗林前街68號 郵編:100053

三分时时彩官网登录-【500万彩票】